台灣名家手拉坏壺
台灣模具壺
普洱茶系列
台灣高山茶
茶盤
茶杯
其它茶具
禮盒、禮品
藝品
A知識
幸福開麥拉
回上一頁
 
     
 
 
     
 
   
     
歡迎光臨上揚茶行。歡迎光臨上揚茶行。歡迎光臨上揚茶行。
   
 
 

> >

陳真刻 徐水源製 玫瑰系列(九九玫瑰)

陳真刻 徐水源製 玫瑰系列(九九玫瑰)
AA88
285


作者:陳真刻 徐水源製

名稱:玫瑰系列(九九玫瑰)

年份:2017

規格:8.5cm*10.0cm;口徑5.5cm

售價:請來電或e-mail詢問

 

§陳真§

1957.出生南投水里。

1996.於台中文化局舉辦第一次個展。

1998.於台中長榮舉辦油畫、壺雕個展。

2000.第五局大墩美展入選、台中市文化局舉辦油畫、壺雕個展。

1957年出生於南投水里的陳真,本名是陳淑慎。陳真小學年代,即多次代表學校參加校外比賽,曾得中日交流美術銀牌獎。國中獲選中部五縣市美術資賦優異學童(三百多名獲選8名)。1977年進國立藝專選讀美術一年後,放棄學院式教導,開始自我充實,體驗生活,並四處請益名師,爾後以幼兒美術老師任職十年餘。1995年,拜李崑源為師,不到半年立即參與師生展,以獨特風格創作玫瑰壺聞名,開始雕刻之路。

陳真老師接觸壺雕其實只有二年多時間,她回憶著當時(民國82年)尚在幼稚園教美術,某天,一位幼教老師對她說﹕「陳老師,現在好多人都刻茶壺,你怎不刻刻看,你刻得蠻好的。」還熱心地介紹了手拉坯壺作者陳明堂先生相識。八十三年陳真自陳明堂那裡帶回了四把壺,並經由陳明堂的鼓勵,1994年參與「耕讀園壺刻聯展」,一推出立即引起不小騷動﹔然而,那次展覽所得在扣除成本和其它開銷後卻所剩不多,對陳真獨力扶養的家計並無多大改善,「其實,你在從事藝術創作,你要是有生活的壓力,那心靈就放不開,會比較難發揮。」她無奈說著。因此,展後不久,迫於現實她只得暫時到友人餐廳幫忙,但是,一個月後,陳真又被心裡的想法推翻,「我刻壺好像才起頭就放棄,有點可惜。」

  於是,她辭掉餐廳工作,在1995年初迫不及待想找陶藝家李崑源請益,因為她知道自己當時的缺點在於刀子不夠利,她要再求專精一定要問出磨刀之法。同年,陳真又適逢李崑源籌備師生展,遂正式落款「陳真」之名,篤定地邁進壺雕的藝術領域。隔年再以令人訝異的速度,在台中市立文化中心舉辦壺展,完成她想在自己四十歲以前辦個展的心願!

  陳真認為在壺雕技巧上指點她頗多的要屬李崑源老師,李老師不僅傳授了她傳統雕刻技法,還教她如何用力,幫助她在雕刻基礎上更紮實穩固,對於李老師的啟蒙之恩,陳真時時銘記在心。

關於陳真的壺雕歷程與創作內容:

我其實很少去解說自己的作品,擔心說的太多,流於自我賣弄,說的太少,又不能滿足有心探討之愛護者,原本以為藝術可不必借助於文學、言語即能刺激觀賞者的想像與幻夢或喜愛,這原是我所追求。記得第一次個展時(白壺玫瑰展),有一位女性觀眾告訴我,她第一次看到令她感動到起雞皮疙瘩的個展,或許,她能感受到我想要強烈表達自己的作品之毅力吧!由於陶壺的雕刻快速不得,稍不慎,即會刻破或弄壞構圖,大多的壺刻都是以線條或簡單的立體構圖來呈現,所以看過我的成名作「99朵玫瑰壺」的,無不驚喜又讚嘆!也曾有同行加以模仿,可惜,花的姿態稍彊硬且角度變化不多,而人物線條又不夠柔美,所花費的時間又多,只好放棄模仿,其實我從不滿足現狀,故我每刻一把壺,絕不留版本,目的就是希望從每次完成的作品中,再去檢視不足之處,以免下次重犯,或缺代新的創意之加入,我不論刻其他花類或蔬果,都是抱著此種精神及要求去創作每個作品。一個藝術工作者,其內在的本質和獨特的觀察力是相當重要的,我時常以此自我反省!

 

綜觀陳真一系列的壺雕作品,不難發現她在創作時所要表達主題的強烈意念,以及她賦予每件作品豐富明確的內容意義。她認為﹕「不管繪畫也好,雕刻也好,在我看來,它的技法應該要排在第二位。第一位倒是你個人要在作品裡表達出什麼,你東西的內容是什麼,技巧也是很重要,但是不能完全太注重技巧,而忽略了壺的整體感。其實雕刻到後來,我覺得壺的整體感及刻出來的感覺很重要。」壺刻技巧對陳真而言,只是熟練度的問題,倒是作品的精神面和內容意涵才是創作者最需要著墨的地方。

 

§商品介紹§

在陳真的作品裡,向來以漂亮精緻的玫瑰壺為其個人代表標誌,間她何以獨獨選擇「玫瑰」為初探壺雕世界的題材,她侃侃說著﹕「看到那把壺很圓,我想這把壺如果把它刻滿玫瑰,感覺一定很好,很浪漫的意思。」細細欣賞茶壺上柔朵嬌豔欲滴的玫瑰,發現怒放的其實不只是花朵本身,還有所有女人對真愛永恆的憧憬。

陳真不同於一般傳統的僵硬雕刻,紮實的素描底子,透過雕刻刀在壺上任玫瑰四處奔放,有盛開、有含苞有些影射陳真對愛情的渴望,雖然幾次的感情經歷,終因小孩的因素,很難有一個圓滿的結果,人是無法孤獨的活著的,或許是親情,或許是男女之愛和朋友之誼,在在佔滿我們心靈,有喜悅、有承擔、有壓力誰都無法免除,陳真長言:「愛是忙碌工作中之潤滑劑缺它不可」。

六月,是玫瑰盛放的季節,一朵玫瑰花語是愛情,九十九朵攻瑰則在戀人國度裡象徵著真愛恆久的誓言,誠如以一系列「玫瑰壺」成功地塑造了陳真個人壺雕風格。